062_病态绮丽
御书房 > 病态绮丽 > 062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062

  【神叶子】一秒记住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  第二天清早的自杀事件占据了各家报纸版面头条

  死的人是著名的科研所副所长陆怀。

  据新闻报道,陆怀在家里吃了大量安眠药,死在了书房里。直到有朋友来拜访,无论如何也联系不上,觉得不对劲,强行进去,这才发现陆怀已经死在了家里。

  房里无打斗痕迹,别墅的监控里显示没人进来过,已排除他杀可能。

  陆怀的遗嘱里明确写着,将毕生财产全部捐献给科研所,以此为科学事业贡献最后一份绵薄之力。

  同时新闻称,他们在客厅里发现了一份离婚协议书,是陆怀生前留给妻子徐露的,夫妻双方均已签字生效。并且徐露在科研所辞职,带着孩子离开了这座城市,拒绝记者的通话面见等一切采访方式。

  报道只说徐露带着孩子离开,却没人亲眼看到过他们。

  徐露和陆怀的确将克隆婴儿这件事办的滴水不漏。

  这个孩子由生到死,没人察觉过半点不对劲。

  许柔浪刚看完报纸,就有人敲门,她打开γβ门,接过外面的邮递员说是寄给陆应淮的一封信。

  陆应淮正在衣柜那边给许柔浪挑晚上穿的小睡裙,让许柔浪读给他听。

  小姑娘应了一声,乖乖地去拆信封,只是过了很久,也没有读出来。

  久到陆应淮挑完裙子走过来,又摸了摸她的头:“怎么了?”

  许柔浪讷讷地将信里的东西给他看。

  是一封全家福。

  女人面容美丽憔悴,却仍在微笑,手轻轻地挽在右侧男人的臂弯。男人则一脸不耐,显然为了赶紧拍照应付了事。里面的陆应淮也许三岁,刚刚学会走路,站在苏盈左侧被她牵着手。

  他们的身后是阳光下伸展枝叶的蓝色鸢尾。照片也许有些年头了,隐隐褪色,蓝色蓝的不真切,阳光也好像被褪色褪得失了真。

  不用猜都知道是谁寄的。

  陆应淮淡淡的看了一会儿,抬手拿起桌上的打火机,把男人的身影从照片中间烧毁。

  照片被烧得镂空,只剩下女人和孩子在鸢尾花下。

  比刚才顺眼不少。

  信封里掉出来一张纸条。

  “哥哥,纸条。”许柔浪捡起纸条递给陆应淮。

  陆应淮拿过来看也没看就撕了,随手扔在垃圾桶。

  许柔浪刚要开口,他转而把小姑娘抱在怀里,拿着那张烧的有些看不清的照片笑道:“这就是我妈妈,是不是很漂亮。”

  陆先生说话实在没头没尾,好像只是在随便找话题掩饰什么情绪。

  照片里的苏盈眼中有淡淡的忧愁,却仍温婉又宁静。没人想到这样的女人当时已经病得那么严重了。

  许柔浪抿唇看了一会儿,只笑着轻轻点头。

  “很漂亮呢。”

  晚上许柔浪被噩梦惊醒的时候,看到陆应淮悄悄起身,坐在书桌前小心拼凑着从垃圾桶里捡回来的纸条。

  他用了大半个晚上,终是把它拼凑完整了。

  上面只有九个字。

  “爸爸祝阿淮一生平安。”

  陆怀没有说陆应淮是他的骄傲,也没像苏盈一样希望陆应淮开开心心地活着。

  无论哪个,他都不够格。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yushufang8.com。御书房手机版:https://m.yushufang8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