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2_病态绮丽
御书房 > 病态绮丽 > 012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012

  【神叶子】一秒记住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  [高能。看不了直接退。]

  陆应淮半眯着眸子,凑近少女的胸部细细端详了一会儿。

  “这里。”陆应淮用刀尖挑了挑玫瑰花瓣的部分,金属刺进皮肉的剧痛让几乎昏死的少女再一次猛睁开眼睛,她看到陆应淮的时候眼中只有恐惧,这已经成了生理反应。

  “这里的线条不够连贯。”陆应淮的刀尖向下,落下的地方有一道细小的伤口,虽然不明显,却破坏了那片花瓣的美感。

  这是少女挣扎时自己撞到手术刀划开的伤痕。

  陆应淮脸上挂了三分笑意,他带着医用手套,指尖勾在少女的下巴上,明明动作看似温柔,却听得“咔吧”一声,少女的嘴就合不上了。

  陆应淮在她嘴里扔了颗药片,少女口中咳出不少污血,逐渐能发出沙哑的“啊啊”声了。

  陆应淮垂着眸子,等少女又叫了一会这才把她的下巴掰了回去。

  少女顾不得痛哼,大滴大滴的眼泪流淌了下来:“陆先生,我爱您!求求您别杀我,我一定不会说出去的,我一定不会的!”

  陆应淮勾了勾唇,他居高临下的俯看着浑身一丝不挂的少女,语气讥讽:“斯德哥尔摩?”

  少女的眼中闪过一丝绝望,没能逃过陆应淮的眼。

  “我真的爱您,陆先生,我能做的比刚才那个女孩还要好。”

  陆应淮淡淡的瞥了她一眼,忽然笑了。

  陆应淮早就查过她的身世。

  家里母亲已死,父亲酗酒后经常打骂她,如今又失去了一条腿,身上有了这样难以启齿的伤痕。就算回去也没有生机,倒不如央求他,说不准会动了他的恻隐,让她留在这里,活的如…他的娇娇一样。

  陆应淮弯下腰,与躺在实验台上的少女离的极近,少女的嘴合不上,愣愣的看着陆应淮凑近。

  男人的眸子十分幽深,似乎能看透一切。

  仿佛被猜中心事的少女眼中极度恐慌,她颤抖着,接触在空气上的皮肤起了密密麻麻的小疙瘩,嘴巴张张合合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  “我,我是真的喜欢你。”少女仍不死心道。

  陆应淮懒懒地看她一眼。语气温柔又漫不经心:“你喜欢我,是你自己的问题。”

  陆应淮说完,没等少女说话,就捏住她的下巴,如同看死人一样反复看了半晌。

  少女生的精致,但和许柔浪相比仍然差的远。

  陆应淮太了解许柔浪了。

  许柔浪的美是惊艳的,锐利的,具有攻击性的。如同无人区野玫瑰一样,看似乖顺,实则带着能伤人的刺,连味道也与温室玫瑰不同。那种不羁放荡的木质野香无所畏惧,会横冲直撞,香味所略之处,魅惑人心,没人逃得过。

  陆应淮的眼神太过死沉,好像在透过她看其他东西。眼前的少女瑟瑟发抖,不知道陆应淮想干什么。

  “陆先生…”

  陆应淮微笑着取出无色瓶子,轻轻倒在了少女的胸部。

  冰凉的液体接触在伤痕之上,起先没什么感觉,随即猛然剧痛。

  那种痛感并不在皮肉,反而如同浸透皮肉,直直穿刺进了骨髓里。溶液所过之处,少女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泛红,绮丽色彩的血色玫瑰红的凄厉可怕。

  少女喉咙里的惨叫声再也忍不住,如同午夜索命的怨鬼贞子,她的手被固定住无法活动,却颤抖的厉害,手指勾成了扭曲的弧度,一切都在彰显她正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。

  “你…你泼的什…”少女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,脸色惨白,胸部更是惨不忍睹,早就看不出玫瑰的图案,反而伤口皮肉外翻,冒着黏糊糊的血泡,模样狰狞,再看不出一丝一毫曾经的模样。

  “硫酸。”

 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腐烂的腥肉味,少女的惨叫声不止,陆应淮垂眸看着,勾起一丝笑意。

  待那胸前精致漂亮的玫瑰终于再也分辨不出来以后,陆应淮才不紧不慢的拉过少女的一只手腕,她手指扭曲在一起,承受着莫大的痛苦,连挣扎的力气也没有。

  陆应淮给她推了一支空气针。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yushufang8.com。御书房手机版:https://m.yushufang8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