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0_病态绮丽
御书房 > 病态绮丽 > 010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010

  【神叶子】一秒记住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  陆应淮在许柔浪口中色情暧昧的搅动,许久才缓缓抽了出来,他笑的诡异又柔和,在许柔浪的目光下,舔了舔晶亮湿润的指尖:“甜的呢。”

  许柔浪被陆应淮这一句话羞的满脸通红,感觉全身血液都往头顶冲,猛得头晕眼花站不住脚。

  她不想再听男人骚话,像模像样地打了个哈欠,把手软软的环在陆应淮腰间,不顾周围器皿里那些炽热的目光,埋在他怀里撒娇道:

  “困,我想回去了。”

  已经闹了这么久,陆应淮断不会再逼她对那些女孩做些什么了。

  于是许柔浪拿着新鲜热乎的80%好感值恃宠而骄,连语气都带了丝丝缕缕的埋怨。

  她对陆应淮的底线拿捏的很准确。陆应淮从来不会对自己轻微的娇纵感到不悦,毕竟陆应淮从一开始就是想把她宠成公主。从某种角度来说,他很乐意看到娇娇偶尔乱发小脾气的样子。

  果然,陆应淮听到许柔浪这么说,也只是揉了揉她的头,许柔浪身子腾空,下一秒就被陆应淮横抱了起来。

  少女的身子软玉温香,陆应淮眼神暗了暗,对怀里少女的喜爱从未有过的强烈,他暂且抛开这些,转身抱她去睡觉。

  “明明才下午,娇娇怎么困的这么快呢。”

  下午?

  许柔浪不知道。

  这里没有窗户,所有房间始终灯火通明,许柔浪不知道外面是否深夜。陆应淮甚至没有给她任何可以辨别时间的物件。

  他从一开始,就要自己与外界的一切,无论是人还是自然万物,都彻底隔离,让许柔浪的全世界只剩下他。

  许柔浪对此没有任何发言权,她只轻轻点了点头:“那就午睡。”

  离开实验室的时候,那个没有腿的女孩还昏死在地上挡住他们去路。许柔浪不知道陆应淮怎么抱她过去,男人只是轻轻按了按她的头,让她闭上眼睛。随后她听到非常大的一声闷响,陆应淮连气都没粗一声,然后就慢慢悠悠畅通无阻地抱她回了卧室。

  回到充满轻柔音乐的房间,躺在柔软的大床上,抱住软乎乎的小熊,许柔浪只惊叹她在鬼门关反复横跳了几次后竟然能活回来了。

  正当她以为陆应淮离开了的时候,门突然又开了,陆应淮拿着一瓶什么溶液回来了。

  许柔浪还没来得及问他,就看陆应淮半跪在床边。许柔浪一激灵,连忙想坐起来,还没等她有所行动,陆应淮就掀开她下身的被子,轻轻的捧出她的小脚脚。

  脚踝上的血迹虽然已经干涸,却仍然显得触目惊心。

  连许柔浪自己都忘了这伤口,陆应淮竟然还记得给她涂药。

  “娇娇不要动,会有些疼。”许柔浪这个姿势正好能看到陆应淮的侧脸,他半跪在自己的床边,面容平静的处理伤口。

  他身上仍然是那套白衬衫黑西裤,平日只摸手术刀和钢笔的手此刻倍加珍惜重的捧着她的脚,他指尖冰凉,冻得许柔浪一激灵。但很快就适应了他的温度。

  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微用力,按摩了一会儿脚踝周围,在许柔浪舒服得快睡着的时候,用棉签蘸了药水轻轻擦拭上去。

  太疼了。冰凉的液体刺激在伤口上,好像生生把皮肉划破撕开。

  原本那点睡意霎时全无了,许柔浪的脚动了动,想要从陆应淮手中抽回来,谁知后者竟然微微用了点力道,不让她离开。

  “娇娇乖,还没干,涂了药才好的快,否则会留疤痕。”

  陆应淮声色原本就直戳许柔浪的少女心,如今语气还如此耐心地给她解释,她想拒绝都难,疼也得受着。

  “我要睡了。”待药水差不多干了,许柔浪别别扭扭道。

  她实在不习惯自己的脚一直被人捧在手里,心里不踏实,也睡不着。

  陆应淮好像明白许柔浪的顾虑,笑了一声:“娇娇真可爱啊。”

  少女眸子雾蒙蒙一片,楚楚动人。让人不由得想到春雨过后林间穿梭的小鹿。此刻小鹿听了他的话,更是委委屈屈地缩了缩自己的小脚脚,盼望他离开的神色不加掩饰,反而愈发明显。

  许柔浪实在不知道自己在陆应淮眼中是什么模样,只感觉脚上忽而传来温热柔软的触感。

  陆应淮吻在了她的脚上。

  陆应淮的吻无时无刻不是极尽缠绵的,他一寸一寸吻在少女白皙的脚面,灼人的气息喷洒在雪白的皮肤上,连脚踝的痛感也瞬间降至最低。全身的感知都消失了,许柔浪大脑一片空白,全身上下所有神经细胞好像都随着男人落下的吻移动。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yushufang8.com。御书房手机版:https://m.yushufang8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